醉时相交欢

《是你》美言佳句整理

掉入是你坑里一去不复返,幸福就是正好有同道中人做了我正好想做的事情:)

飒飒:

《是你》   by海啸霜




 




 




经常夜里把当时还未完结的《是你》看个好几遍,逐字逐句,慢慢品读。如今完结了内心有太多不舍,平行时空的凯源大抵会相濡以沫的一辈子吧,我坚信。




霜霜的文字太过细腻太过美好,让我常常回味文字的情节,和凯源之间诚挚的感情来充实自己的文笔和内心。




因为非常任性的喜欢《是你》,索性就做了一个美句集合,和你们一起分享一下独属《是你》的美言佳句。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 @海啸霜 之后霜霜非常温柔又可爱的答应了,特别感谢霜霜的同意。
















我从不曾、以后也不会这么用力地喜欢一个人了。这份喜欢是唯一的,它用尽了我所有的少年热忱,也曾看尽了我所有幼稚的懦弱,又慷慨地给予了我无限勇气。非常幸运的是,上天愿意给我机会,让我可以重新把这份感情牢牢握在掌心。我很感激。




 是你,从课本试卷到合同文件,从沾满泥土汗水的篮球到皮质锃亮的电脑包,从呼呼转着风扇的喧闹教室到开着空调的高层写字楼,从上下铺的木床板到两米二的柔软双人床,从懵懂莽撞到成熟稳重,从青春年少到已近而立,我喜欢的,都是你。
















 是你(一)




 




可他们_可被提及的关系,也就戛然止步在那年夏天的那一个懵懵懂懂、浅尝辄止的亲吻。  






似乎是很久远的记忆了,他们早就长大了——譬如那一年十六七岁的他们都还尚且懵懂,甚至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去喜欢别人。




 




毕竟当初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小小高中校园,他们都尚能在擦身而过时刻意避开对方目光,如今在时隔两年的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他们又能如何状若无事地寒暄呢?




 




那个沉默到万物死寂的夏日午后终究是王源多年无法释怀的心结。




 




毕竟加了又能怎么样呢,也就只能徒劳地看着那个头像亮了又变灰,灰了又变亮,却不再聊一句话。




 




他甚至觉得,只要每天能听听王俊凯的剧,听他那把低沉好听的嗓音诉说着那些深情无比的甜言蜜语,即便不是对着他,却好像也是满足的。




 




 




 




是你(二)




 




屋子里黑漆漆的,他就在这片令人感觉安逸舒适的沉默黑暗里,侧身望着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闹钟周身那一圈亮光出了神。




 




或许他们之间的缘分早在那个夏天就戛然而止了,他们是曾经相交过的两条线,所以之后才会各自奔得那么远。




 




他被自己这样恍若没有缘由的一时冲动吓到六神无主,仿佛从一场自欺欺人的梦中猛然惊醒,而眼前所见的现实面貌令他惊慌失措,恐惧万分。




 




夕阳余晖下的高中校园,绿色的香樟树,红色的塑胶跑道,骑着自行车的少年一前一后,任风将他们的刘海吹开,露出光洁的额头,年轻的手臂上有初具雏形的肌肉线条,手一张就能轻巧握住玫瑰红的晚霞,空气里全是年轻香甜的味道。




 




王源不信王俊凯在读时没有和他产生相同的感受,因为就算他排斥也好,他后悔曾经遇见过自己也好,甚至哪怕他觉得那段时日是人生中最大的错误也罢,记忆本就是无法被随意篡改的,是抹也抹不去的。




 




王源在这一刻觉得,困住他多年的那条绳子,好似就这样被这句话轻轻巧巧地挑起,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轻易地松了绑。




 




 




 




是你(三)








剧本里的情节满满都是青春洋溢的色调,像满溢的汽水突突冒着生动的泡泡。




 




那时候刚刚初具成人骨骼的少年们一个比一个嚣张跋扈,一个比一个心比天高,他们还没能见识过这个形形色色世界的全貌,仅仅是做不完的卷子和身边陪伴着的那个人就足够能完完全全填满每天生活的全部。




 




以至于毕业之后王源仅有的几次买糖时,还总是不自觉地想把第一颗递出去,可伸出的手在空气中徒劳地画个圈,也只能默默地收回,融化在舌尖的糖都沁出一丝苦味。




 




周围分明有无数人叫他源源,可唯有那人念出来的语气与旁人皆不同,多年前如是,如今亦如是。这样久违的称呼从对方唇齿间吐出,令他恍惚间以为时空穿越。








夜风将树木吹得沙沙作响,也将两人宽大的校服吹得贴在身上,少年的身材从侧面看薄得像张纸,却又仿佛坚不可摧。




 




 




 




是你(四)








隔了一秒,王俊凯的声音才响起。他低沉稳重的嗓音配起高中生来却是少年气息满满,对语气和情绪的把握一流,字里行间都是遮不住的青春活力。




 




尽管戏外的他们有着尴尬的陌生和多年分离导致的无法逾越的鸿沟,可当扮演魏嵩和莫水渊时,他们好像还可以和以往一样亲密无间,他们可以不管不顾地抛下所有的不愉快,只专心让自己成为故事里的那个人,于是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习惯性尾音上扬的弧度,改不了的口头禅,熟悉的腔调和相处模式,通通穿过层层时空的峡谷,绕了一个圈儿在多年后被他们重新牢牢握在了掌心。




 




概是当明知不可能时,距离越近反而越叫人伤感吧。




 




其实他们俩也并非是假装不熟,毕竟高中的后半段时光,他们的的确确形同陌路,后来又渐行渐远地走了分岔路,那些疏离的尴尬感不是一天两天才形成,自然也不会因为现在在一个剧组就能轻易抹去,何况有些事他们都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王源握紧了鼠标,大脑都没来得及运转一下就急忙颤颤巍巍地去点同意,生怕动作慢了下一秒这条请求就会消失,身体中每一处血液间都流窜着无言的惶恐与爆炸般的惊喜。




 




他估计根本只踏过一串儿浅浅的、很快被覆盖踪迹的脚印吧,哪配得上这种久别重逢的煽情问候。




 




他不知道用什么语句开口才不会成为对方的困扰,毕竟他们离开彼此的人生已经太久了。




 




这一回,他决定要直面自己的内心,好弥补少年时期那个不成熟的、不完整的自己,也弥补那个时候眼中闪着令人无法忽略的泪光的王源。




 




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空气中流窜着,令他瞬间有些无所适从,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当然也无法向王俊凯简单地打一个短促而自然的招呼。




 




他们都成熟了吧,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眼神一撞就狼狈不堪地躲闪开,侧着身子假装与身边同学谈笑风生,刻意疏远对方。




 




 








是你(五)




 




王源有一秒暗自希望,就一直在对方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好了,就这样在背后默默地注视他,观察他,可以小心翼翼却近乎贪婪地把他现在的背影刻下来收藏在记忆仓库而不被发现。








不用面对尴尬的眼神和勉强的笑容,也不用控制好自己面部的肌肉摆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给对方看,更不需要去揣测对方是否已经拥有一份美好的恋情。




 




白色夏季校服袖口下的肌肉因拎着重物而紧绷着,手背上显现出清晰的青筋,年轻的血液仿佛埋在里头突突跳动。




 




他一瞬间停下了步子,就那样站在楼梯上整了整低低的帽檐,终于露出细碎额发下一双明亮的桃花眼,被濡湿的鬓角贴在脸侧,汗珠闪闪发光。




 




王源进了家门心还扑通扑通乱跳,总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非常不真实。在电梯里他用余光偷偷瞥见了王俊凯侧面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线条流畅的下巴,还有轻微滚动的喉结,每一帧画面都让他恍若回到中学时代,按捺不住情窦初开般的怦然心动。




 




然而现实也不会有如果了。他和王俊凯相遇得太早,那时候的他们都太懵懂,太不成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看不透自己的心,也更不知道如何去珍惜、如何去维系彼此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情。




 




“同性恋”这个词对当时的他们来说就如同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将他们自以为坚强无比的内心击退到溃不成军。




 




所以最后,幼稚的他们甚至也只会选择狠狠将对方推开,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来逃避现实俗世中所有不堪承受、不想面对的东西,固执地把自己层层包裹,层层伪装,甚至试图欺骗自己。




 




手中握住的温暖迅速溜走,只留下浅浅余温。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就有一个影子朝他压了过来,熟悉的气息顷刻间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从皮肤上每一个毛孔窜进他的身体里。他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好像被这久违的味道和气息唤醒,瞬间就做出了应答和迎合,心脏跳动得无比剧烈。




 




 




 




是你(六)








他搞不懂,对方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总还是有各种担心、顾虑,以及害怕。王俊凯就只静静听着身边人缓慢的呼吸声,安分地跟着他手指的滑动小心翼翼地浏览剧本。




 




长大后的王俊凯不再像从前那样立时反驳或是出声阻止,反而就任由着他大笑,一双桃花眼死死盯住那片从王源眼角边自然流泻出来的灿烂星光。




——在时过境迁之后,这片星光于他而言,何其珍贵。








从前的他们,是可以将亲密无间四个字织进每一天日复一日枯燥又斑斓的高中生活中的。




 












是你(七)




 




只是他们还互相规避着谈论从前的事情,或许是害怕捅破某张薄薄的纸后会重回到几年前那样难以回首的尴尬关系,于是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现在这样微妙的平衡——虽然不算太靠近,但至少也不算太疏离。




 




这看起来仿佛能称作一段美好缘分的开端,然而几年前青涩的他们跌跌撞撞走完的那个结局却并不尽如人意。




 




他眼底闪过一点小小的失落,而内心却还翻滚着期待见面的雀跃,以至于坐立难安,不停地喝面前杯子里的白开水试图缓解这种莫名的紧张。




 




王源一双大大的杏仁眼温柔地弯起来,双眼皮是恰恰好好最好看的弧度,头发服服帖帖地覆在浓黑的眉毛上方,脸颊两侧有因为急促快步而产生的红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动人,而那双形状饱满的嘴唇正翘起一个柔软的弧度。




 




他看似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挠了挠乌黑清爽的头发,微微笑着却很诚恳地向众人道歉,清亮而熟悉的薄荷音悦耳动听。他念自己的圈名时嘴唇还不可避免地微微嘟起,看起来可爱无比。




 




他们看起来关系并非十分亲密,言语举动间都有着无法忽视的疏离,可两人又不像是初次见面,甚至还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




 




王源微微颤动的睫毛纤长无比,粉色的嘴唇描绘着缱绻的歌词,握着话筒的手指白皙细长,那把薄荷般清爽的嗓音唱起情歌来格外动情。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温暖太阳,令自己忍不住想要靠近。




 




王俊凯眸色一点点变暗。因为他看见对方有点尴尬地抿了抿唇,而后不动声色地将身子缓缓靠向沙发后背,朝远离他的方向挪了一点,似乎并不想与他有过多接触和交集。




 




头顶上的灯闪着彩色绚目、一明一暗的光,王源此刻心乱如麻。




 




 




 




是你(八)








道旁的路灯一盏接一盏地点亮,晕着边上行道树的叶片也浮着层柔柔的光。








夜风微凉,把王俊凯额前的头发轻轻地吹起了一些,露出了英气的眉毛,显得那双桃花眼越发多情,王源只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了,有点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黄昏的天空美得像一卷没有边界的油画,蔷薇色的晚霞和王源大笑起来的样子定格成了王俊凯整个少年记忆中最好看的镜头。




 




王源站在他身侧不足半米的地方,忽然紧张局促起来,不自觉地攥了攥自己微微汗湿的掌心。而后,他听到那串爽朗笑声后跟了一句坦坦荡荡、吐字清晰的“是啊。”简简单单两个字像一阵响雷,炸进了平静无波的湖面。




 




自己在王俊凯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好像并不是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不是一个早被遗忘的往日旧识,不是要努力被抹去的偏离轨道的不堪过往,不是要避之不及的错误决定,现在他又发现自己甚至还能在对方心里以某个方面被冠上“最”的前缀。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小心翼翼地抬了抬下巴,正对上了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那双眼睛里揉进了太多的情绪,深不见底,仿佛怎么也看不清,他努力想参透,于是又往前缩短了几厘米的距离。然后他猝不及防地看见了那双眼睛里的小小的自己。似乎是靠得太近了,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鼻息也都能感知得真真切切。王俊凯的呼吸也是热的,天地间仿佛都是翻滚的热浪,太阳炙烤着万物,就连树木的阴影都再也无法阻挡这股暑气。




 




至今王源都还无法搞清楚,那时到底是自己凑了上去,还是对方贴了过来,当时他们心中都酝酿着太多汹涌的、横冲直撞的复杂情绪,需要一个倾泻的出口。好像一切明明都是水到渠成,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又是那样猝不及防和不可思议。








虽然彼此都没有说过什么,但之后的刻意回避却是心照不宣的。他们太年轻太懵懂,太害怕成为异类,于是都在努力将自己掰回到正确的轨道,用尽全力想要回到“正常”的世界,哪怕是懦弱地避开自己都不确定的真心,也想让日子平淡无波地流淌下去。




 




 








是你(九)








两个人现下在封闭空间内的独处虽然肯定不如高中时候那样亲密,但在不知不觉间好像也慢慢少了一些尴尬。




 




王俊凯在车里放着他俩高中时代常在午休时间分享一对耳机听的老歌,雨刷器一下一下地刮着落在车窗上的雨水,留下两道斜斜长长永远刮不干净的水渍,外面的街景变得朦胧几分,时光像是走得非常缓慢。




 




王源不知怎么忽然觉得心情特别地轻快,嘴里合着播放器中的音乐不由自主轻轻哼起来,他声线特别,隐隐约约带着薄荷清冽的香气。开着车的王俊凯歪头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竟开始同他一起用同样的幅度微微点着头哼起了歌,气氛瞬间融洽无比,仿佛他们之间从来也不曾有过什么隔阂。




 




王源鼻头一酸,除了无以复加的感动以外,心里还有一棵小小的树,抽出了一抹盛着浅浅希望的嫩芽。




 




王俊凯一愣。他盯着面前有点局促地低着头的人,要不是拿着爆米花和可乐腾不出手,他真想揉一揉对方软绵绵的头发。为什么会有人从头到脚的每一寸都那么合他的心意呢?




 




感动的热泪还没能彻底收回去,甚至仿佛更加来势汹汹,有一簇火苗在他的身体里缓缓地燃烧,燃烧,一直要引燃突突跳动的心脏和每根血管,在胸腔中迸发出一大串噼里啪啦的火花。
















是你(十)








王源头晕目眩,头顶正上方的灯晃得面前的人影有些模糊——也或许是因为眼底浮起的薄薄一层热泪。他心里有好多话如鲠在喉,然而刚要斟酌如何开口却又被王俊凯生硬地截断。




 




王俊凯走在前面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方才他看着王源通红的眼睛和长久的沉默,心头突然涌起了许许多多的局促不安和患得患失。这种感觉太令人难受了,他现在好像举步维艰,生怕走错哪一步,甚至走得太快或太慢,都会把身边的人推得更远。




 




毕竟被漠视、被不理解的那种滋味真的太不好受了。如果能一直这样无所求地做朋友,也是很令人知足的,多年前的经验告诉他,关系越简单纯粹,越是能维持得久,哪怕就是表面的和平。








一直以来,那个人每句不经意间的话都能让他心绪波澜许久,他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错意。王源其实很不喜欢这样心思完全被别人左右的感觉,仿佛需要很努力地提醒自己才能保持大脑的清醒。可对方是王俊凯,他从十六岁开始,就避无可避。








王源原先也是渴望亲近的,但凑近了才发现,距离越是缩短,他就越是诚惶诚恐。




 




他的耳朵恰巧途径王源那两片形状优美的嘴唇,有浅浅的温暖鼻息落在耳垂上,仿佛还是带着薄荷香的,王俊凯的心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他一直都很好啊,可那也不是喜欢。








他知道王源努力过,努力让自己逃离这样异于常人的感情,甚至也曾拒绝承认自己动了的那颗心,以为不见那个人就可以让一切生活回归正轨,可他最后还是失败了。
















是你(十一)








教师办公楼还是和往年一样十分阴冷,不像教学楼里总是热烘烘的,每个喧喧闹闹的班级都像是冬日的大火炉,嬉笑打闹的声音伴着朗朗读书声能让呼啸的北风都转个弯。




 




他纯黑色的发丝有一圈儿被窗外慷慨相赠的阳光晒成了浅金色,刘海软软地覆在额前,纤长的睫毛微垂,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填满尊敬和笑意。他的鼻子很挺,嘴角微微扬着,一颗尖尖的小虎牙若隐若现。




 




王源觉得那样的王俊凯实在美好得不像话,像一片荒芜中开出的一棵昂首挺胸的花。他甚至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可以奋不顾身地把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送到他面前,什么都别管了。




 




人一生只有那么一次可以飞扬跋扈的青春,犯了错全都来得及改正的青春。








但是没有用。那些害怕的、茫然的、无措的、伤心的、爱而不得的情绪疯狂而澎湃地穿破了他整个单薄的少年躯体,然后急不可耐地从两只通红的眼眶里汹涌而出。




 




年轻的他还不知道,那种痛苦的、他拼命想要逃避的心情,就已经是爱情了。




 




他能切肤感觉到,这份感情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有生命力,好像有着具体的形状和带着体温的细细脉络;而它又是那么的无望,是急速坠落时摸不到底的黑。




 




王俊凯心疼无比却又不知所措,他轻轻捧着那张流着泪却仍旧很好看的脸,看着对方挂在眼睫毛上的湿润泪珠,只想替他把所有的伤心都一一吻去。




 




忧伤的歌声在屋子内悠扬地吟唱,王俊凯盯着那人尖尖的下巴,一瞬间像着了魔。他不受控制地把嘴唇凑过去,却在即将贴近时犹豫地刹了车——他不能。他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忽然哭,却明白对方大抵不需要他这种可以称之为一厢情愿、甚至带上私心的安慰,说不定还会因此觉得更加困扰。




 




可王源身上的味道已经包围了他,他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停在那里,两个人的呼吸交织着,柔软,滚烫,令人心跳加速。




 




在刚刚对方凑过来时,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不管不顾的勇气,这股勇气像一把火,把他的心都照得敞亮。




 




空气都凝结了,层层叠叠的光阴仿佛全都挤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翻飞流窜。




 




王俊凯顿了一顿,慢慢地伸出了手。这回不是抓手腕,他紧紧牵住了那人纤长的五指,十指交错,掌心贴着掌心,紧紧相扣。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缓缓道:“走,跟我回家。”




 




 




 




是你(十二)








这些琐琐碎碎的陈年旧事都能让站在行进中的绿皮火车里的王俊凯感到鼻子发酸,两侧的太阳穴突突跳动。




 




他很后悔,明明以为十六七岁一头热血的自己足够勇敢,以为赤手空拳就可以打赢所有怪兽,以为自己是拯救世界的不二人选,可他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连自己的心都害怕读懂。




 




他既觉得松了口气,又觉得被瞬间扼住了咽喉,痛苦万分。那种感觉像是一个不会喝酒的人往喉咙里灌了又辣又刺激的烈酒,呛到说不出话眼睛冒泪,却还愚钝地以为是潇洒的代价。




 




他喜欢了王源好多年,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




 




从白天到黑夜,校园里人来人往,却没有那样一个单薄瘦削、笑起来格外灿烂的少年。等到路灯一盏盏点亮,王俊凯忽然觉得,其实这好像也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命运让他们互不打扰,然后各奔天涯,去过对彼此来说更好的生活。




 




这句告白换来对方横冲直撞的一个潮湿深吻。这个吻里注入了两个人多年来饱胀的、酸涩而又甜蜜的情感,好像用尽了他们全身的力气。




 




握住自己手心的那只手掌紧了紧,灼热的温度传递过来,王源抬起头,看见王俊凯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满是温柔笑意。




 




 




 




是你(十三)








王源用细长的手指抚了抚照片上那张和高中时一样帅气又朝气蓬勃的俊脸,表情看上去有些许遗憾。王俊凯一眼就瞄到他微微下撇的嘴角,当下就立马参透了他在想什么,于是把食指凑过去放在那人嘴边轻轻一提,柔声道:“现在和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王源喉咙里轻轻“嗯”一声,眼睛里有星辰一样灿烂的光。




 




他觉得自己需要让冷风帮他平复一下心里火一样燃烧的炽热情绪,好让自己彻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王俊凯简直想对着对面的万家灯火拼命狂吼,来与全世界分享他的喜悦。




 












是你(十四)大结局








沉默了几秒后,一阵悠悠扬扬的钢琴前奏从每个守在电脑前的姑娘们的耳机里飘了出来,流畅又婉转。王源的歌声仿佛自带一种魔力,清澈透明,感情充沛,每一个音都真诚无比,像一条厚厚暖暖的围巾,带来冬日天寒地冻中的一丝暖意。




 




少年坐在窗边,被毫不吝啬的阳光照得周身发亮。他一半的身子隐在晃眼的白光中,抿着嘴唇的侧脸安静而温柔。他眉梢盛着暖风,蜿蜒的唇角兜住一丝春日的香气,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恣意地翻飞跳跃,婉转的古典音乐从指尖潺潺流淌。王俊凯当时就想,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比王源更好看的人了吧。




 




他的发丝,他的眉眼,他的嘴唇,他的耳朵,他的每一处骨骼,皮肤上每一条纹路,不偏不倚,都长得那么恰合他的审美。王俊凯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愚笨——面对这样一个已经占据自己满心满眼的人,少年时代的那个王俊凯,怎么就看不出自己喜欢他呢?








我从不曾、以后也不会这么用力地喜欢一个人了。这份喜欢是唯一的,它用尽了我所有的少年热忱,也曾看尽了我所有幼稚的懦弱,又慷慨地给予了我无限勇气。非常幸运的是,上天愿意给我机会,让我可以重新把这份感情牢牢握在掌心。我很感激。




 




是你,从课本试卷到合同文件,从沾满泥土汗水的篮球到皮质锃亮的电脑包,从呼呼转着风扇的喧闹教室到开着空调的高层写字楼,从上下铺的木床板到两米二的柔软双人床,从懵懂莽撞到成熟稳重,从青春年少到已近而立,我喜欢的,都是你。




 




窗外风雨飘摇,房间里亮着暖黄的灯。王源窝在王俊凯的怀里,舒服地半眯眼睛。他盖着厚厚的被子,看着手机屏幕里那条评论,一边嗤嗤地笑着,一边红了眼眶。




他抬起下巴亲了那人一口,然后回复道:“好巧啊,我也是。”




——END








献给我最爱的《是你》和最可爱的海啸霜。








By飒飒





评论
热度(450)

© 溯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