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时相交欢

美之

心境腻甜的可不只你一个

江心树:

1 样貌


 


1.1 五官


桃花眼长在男孩子的脸上,是认认真真的媚,晴波潋滟。


鼻子,是最好拿来品一个男孩儿的。古今多少看相法,究到男子之鼻形,格外在意。他的鼻子,座得高,有底气,又能往险处走,像一把美工刀拉开了一半,翻来覆去都有形致、都好看。


而他那嘴啊,仿佛是费了心才长到这不偏不倚的尺度,再薄利则阴损,再清秀则小气,也不必往厚实了去,就这样两片细玉似的向下撇着,人中也明显,是他脸上最威严的一官,轻抿时稳重,微张时性感。


他的眉常缺席,尤其可惜,一旦露眉要迷人许多。为什么呢。倒不是得了眉自身多大好处;他一双眉老老实实的,也没有很好修理过,不算上乘。但藏眉则藏锐。遮了眉,便是将青年气强行打回稚气,而他身上越来越掩不住了。更何况,他需要眉的位置来凑齐他的五官比例。他是草莓式的头型,颌骨以上可称方可称圆,颧骨不突出,正眼看去,五眼之间不够立体;这时眉在哪儿就很紧要了,标出了眉,三庭便一五一十,横长竖直,稳了。


 


1.2 身条


一样事物要修辞起来,注定是误解,但我放弃不了。赞美是一种自我完成。望着他舞蹈,我心里反复想,大约像一把皮戒尺。这皮戒尺,纤长笔直弹韧,外软内筋,屈曲时不走形,使力时有余地。


他这套身段,最适合中性审美的人来品,柔刚适度,一身野马可驯的暗示。


到底还是年少的性感。是啊,我们惊叹这竟然是十六七岁的男孩,那我们也不要低估了,十六七岁的野性。真要厘正起来,他再性感,与成人世界的性感还是殊途不同归。成人的性感,多少向着欲望去的。而他,仿佛天然地知道什么是勾引,却又还不真的懂那后面的事情。


于是,他的性感是从他身体自然散发出来的,就像,花正当时。


世上有一种人体,即便光裸在你面前,你也丢不掉尊重,那便是纯白的雕塑。于是我要延伸——清清白白的体格之美,近乎艺术。


 


2 个性


 


2.1 自我实现


他说,其它路还没想。


逢他说这话的年纪,我还在校园里给人背:“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你问我懂吗,我也懂,何时做到,二十岁。他是十二岁,以及更早。


我们的骨子里是不肯吃亏的文化,“一颗红心,两手打算”,做什么事都要留后路。他小时候可没少吃亏。知道亏了,他还不躲。要论机巧,当年他可办砸了不少事。


我看他的十一二岁,感到一个没有被过度教养的孩子真是可爱,他几乎连璞玉都不是了,他是一颗石头,土蛮土蛮的,可是砸不破也浸不坏,他是用自己的生气改造着自己。


我常回忆的,还有一处:别人叫他用一个成语形容自己,他说“天衣无缝”,我真是边惊边笑,“这是个天才”,我叹道。他这样一个孩子,若是落在旧私塾里,屁股该打得老高了。


我们多怕一个人高看自己啊。但应该要诚实——幼时的狂妄,就是天分。


虚心,是后来的教训,以及人际上的事。一个孩子如果狂都狂不起,没指望了。


但你要说那孩子是贵在自信吗?恐怕又错了。他的那几年,教我看到的是这么几个字:自卑与超越。


自卑,仿佛是病,人人唯恐患上。可自卑难道是避得掉的吗,只有一个方法吧——无为。


龟缩者,无胜负。


自卑可是匹野狼啊,一个人被自卑吓坏,马不停蹄地跑,朝不保夕似地跑,累吗,很累,有益吗,大有益。越早明白自卑,越有对付它的力气。儿童越自卑,越不如意,志向越远大,追求越忠实。


最开始以为自己是天才,后来猜想或许不是了,不敢肯定了,但死活不服气,而且是实打实去跟自己斗,别人放弃他坚持,这就是天生的自我实现者。他是这辈子爱音乐,想成名,换做别件事,他照样成功。


这个娱乐圈本大可以失去王俊凯,多少年前就响当当地拒绝他了,是他自己扭转了别人的眼色,最终不得不看他。到处都满了,路还得自己走出来。


 


2.2 自我边界


我曾想说诚恳,我曾想说真实。算了,算了,换个说法。他有着良好的自我边界。


他分得清楚:自己的想要,与别人的想要。而且善于拒绝。


人心常是这样的,你如果什么都容纳,会弄脏了自己;或者你把自己涨渭得足够宽阔丰盈,也能冲淡了人性汇流时沉淀的污浊,可是,多少人有那样高的境界呢。


自洗一江水之前,还有一个法子,就是经营好自己那片天空的幕帘。


他是个被追逐的人。被追逐的人不能当真被追到,一旦被追到、握到,很可能是被撕裂的命运。


他必须靠人来爱他,又抵抗住爱的吞噬欲望。他要讨人的喜欢,又不真正向你来讨。


众人都来抢他,而他,抢回他自己。


他共享了他的日子、他的成长,但其实他并没有共享自己。他自己的房主,只有他一位,不是任尔东西南北风,都能吹得进来。


这却是他让人感到那么亲近的原因。仍然是这间房,他要么不开门,一开门就是卧室。因为人只有自己感到安全,才能自如并且真实地欢迎别人。


在底线以上,他的设防算少。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记录与谈论,但他仍旧是那么一目了然。他的表情总是程度饱满,少有模棱两可。即便是思索的模糊与空白的停顿,都是分明的。


他已经相信了自己的应对本事。他圈了一汪水,清澈地游在里面,自在得甚至有些莽撞,可是人们要给他撒什么网,落什么石子,他早有经验的。他就像一只不必长眼睛的鱼。


 


3 舞蹈


艺能方面,最叫我动心,是舞蹈。


今年的生日会,终于让我找到一个细节,可以不无牵强地谈谈。


他跳舞时,基本不会闭上嘴。


试观我们日常生活,除非说话进食,绝大时候嘴是合上的。那代表一种稳定的关闭。而抿嘴则更是谨慎与封闭。而只有当我们处在一种非稍纵即逝的兴奋和专注,才会保持张嘴。


他跳舞,或者笑,或者跟唱,或者只是没有合上嘴,其实是他自然地处在一个状态,这样的状态几乎是舞蹈这种古老行为会发生的本质——人除了有维系生存的稳定状态,还有一种在那之上更兴奋也更危险的,感性的,忘我地把动力投入在当下的状态,当身体想要表达这种状态,就有了舞蹈。


换成最通俗的说法,他的舞蹈有内气与灵魂,这就不光是功力的问题了。


能感染的,其实也是这样的表达。因为是先有表达的需要,才产生了舞蹈。至于跳什么动作,然后形成什么风格,那是表达什么、如何表达的问题。


各种表达的本身,基于人与人精神的潜流,无需知识经验也可以共鸣。身体的表达则更是。


所以不必说,“虽然我不懂舞蹈但是我觉得王俊凯跳得更好”。你其实不用懂。他给你了跨越壁垒的撼动,本来就是更大的成功。


 


4


或许,我过誉了他。在腻甜的心境里,我可是尽量客观了。或许,以后我看这些会羞,那又如何,我陈的是当下的情,为着一个人感到蒙蔽般的喜悦,难免有想指天望月来喟赞的心情。


毕竟,倚在情人膝头时,连睫毛都像碎莹莹的山川呢。


 


 


 


--


好了 9月份的“怪腔调”挥发完了


无心学习的人大致补齐了这个系列 以后想到新的会增补


算是一份迟来的生日献


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190)

© 溯游 | Powered by LOFTER